现在位置:义中首页>>查看文章

华人故事:林璎的天马情结

        
  • 作者:本站    点击数:1753    更新时间:2004/4/19    文章录入:

侨居比利时的华侨女博士林璎时常为马而心醉神迷,马年到来之际,林博士终于完成了她的力作《天马》,她马不停蹄地带着还飘着油墨香的《天马》从北京前往法国巴黎,通过中国驻法国大使馆文化处把《天马》一书作为礼物赠送给联合国教科文组织。

  “一位多么标准的工农兵形象啊!”

  林璎自称有奔马一般的性格,她当过兵,演过电影,搞过舞台美术,然后又紧跟出国浪潮,留了学,嫁了德国人,生了一对混血儿,还戴上了博士帽。

  林璎是在18岁那年和濮存昕、李雪健、肖雄等一起进入了空政文工团。

  “如果当时不上大学,如果不出国留学,如果不嫁给德国人定居比利时,林璎很可能也已经象她同龄的师兄、师妹那样成了耀眼的影视明星了。”林璎的朋友这样评价这位两鬓已经染霜的华侨女博士。对此林璎坦然道:“我自己就是一匹天马,我想实现的目标我一定会锲而不舍地追求。”

  翻开林博士珍藏的小皮箱,里面赫然摆放着文化大革命时代人们在街头常见的工农兵宣传画,林璎指着几张宣传画中那位梳着短发、意气风发的女工人说:“这就是当年的我。”

  林璎18岁那年,就凭当时空政文工团曹政委一句“多么标准的一个女工农兵形象呀!”,踏进了令多少人羡慕的空政文工团。那时,工农兵形象的画报满天飞,于是林璎那美丽而端庄的形象就成了工农兵的形象代言人,当时她在《工农兵画报》上频频亮相,许多画家都拿她作为工农兵的形象模特儿,有一次她上王府井照相馆拍工作照,几天以后,她发现自己的巨幅照片竟然被赫然摆在这家全国著名的照相馆橱窗里面,后来还是义愤填膺的林妈妈出面,才把宝贝女儿的照片抢了回来。在一张“西藏人民欢呼中国共产党”的宣传画里,林璎又被当成了西藏的小姑娘。最让林璎感到不自在的是,她曾被当成南京雨花台的烈士被画在宣传画上。1986年,林璎在一部名叫《生活的变奏》的电影中担纲女主角,在影片里她饰演了一位考古女大学生。

  叶公好龙,林博士爱马

  说起这位当年的工农兵标准美女为什么要写《天马》这一部艺术性和学术性都很强的著作时,林博士捋了一下两鬓有些发白的头发说:“我对马情有独钟。”

  林璎在空政文工团长期从事舞台美术。她的油画作品《马寅初先生》曾经获中国美术家协会一等奖。在比利时安特卫普读完研究生拿到硕士学位以后,她一直希望在艺术上进行深造,但绘画的最高学位就是硕士,于是她报考了比利时根特大学,当了比利时皇家科学院院士魏查理教授的博士生,并对中国的天马文化进行了深入系统的研究。

  天马,被誉为神马,中国西汉时代伟大的政治探险家张骞行越中亚,深入西域,在大宛发现了被认为是当时最好的良马大宛马。汉武帝根据张骞的描述,立即意识到千里马的战略和军事意义,于是大举讨伐大宛,得千里马,并为此写下了《天马歌》。中国古人赋予大宛马以“天”的地位,使其具有了驾驭神奇的威力,于是,天马也被呈现在艺术世界里,天马的塑造也映现了中国人千百年来的痛苦、奋争和希望,她希望从艺术的角度,透过历史来诠释天马和中华艺术和文明。

  林璎报考博士生的时候,已经是两个孩子的母亲了,林璎的丈夫叫席尔,这位金发碧眼的日耳曼人曾是慕尼黑一所大学的博士,他所撰写的有关啤酒文化及其营销战略的博士论文被学校评为满分并在德国啤酒行业作为高级管理层的推荐参考读物,看到妻子不安心家务报考博士,这位在德国一家银行担任财务总监的丈夫有些不大满意,也颇有德意志人特有的不屑一顾的神态,这一切对林璎来说,真是感到莫大的压力。林璎对丈夫说:“我以前不是花瓶,现在也不是老妈子,凭什么我就不能当博士?”

  林璎一家,包括一对混血儿儿女都是安特卫普皇家骑马俱乐部的会员,林璎家的墙上有马,桌上有马,餐具上有马,连穿的衣服都是选有马的图像的。林博士还是巴黎时装爱马仕品牌的忠实消费者,她身上的衣服有天马的造型,她丈夫席尔博士的腰带扣是天马图案的,女儿朱丽娅的皮鞋扣则是马蹄的变型。林璎一家每周都要骑一次马,当年她生儿子劳伦斯的前一天还在骑马呢。林璎说,在她丈夫眼里,马是健身休闲的好伙伴,在儿子和女儿眼里,马是他俩的好朋友,但在她眼里,马是一种精神,马是艺术的化身,马一投足,一扬鬃毛,都那么富有诗意。

  林博士爱马,可以说是爱到了痴迷的程度,林博士的母亲曾在1998年去比利时探访过女儿一家,并在德国女婿的盛情邀请下也去了一趟骑马俱乐部,在那里,林妈妈看到女儿那么地喜欢马,骑完马以后还要给马使劲地用刷子洗澡,就不无抱怨地对女儿说:“我看你给咱外孙和外孙女洗澡也没有那么卖力呀”。

  古人有叶公好龙之说,与好龙的叶公相比,林博士绝对有过之无不及。

  撞毁奔驰追天马

  林璎酝酿撰写博士毕业论文的时候,她的博士导师魏查理希望她能研究一下关于狗的文化,因为当时根特大学和比利时列日大学有一个关于狗文化的研究课题。狗是欧洲人特别喜爱的宠物,魏查理教授希望他的女弟子林璎能够好好考虑一下,但倔犟的林璎软磨硬泡,终于说服了导师,选择了她钟爱的天马。当记者问林璎到底用什么方法说服她导师的时候,林璎诡秘地说,我抓住了魏教授的一个弱点,因为魏教授1992年曾经到美国德克萨斯州当过一个月的牛仔,至今魏教授家的床底下还有一双从德克萨斯带回来的牛仔靴呢,那是魏教授的钟爱和骄傲。

  为了撰写中英双文的专著《天马》,林璎不知跑遍了多少博物馆和图书馆,从远古、商周的原始马崇拜,秦始皇的兵马俑,两汉的天马,清代的百骏图,到近到徐悲鸿的奔马和当代画马大师贾浩义的骏马大写意,林博士一一作了精心的研究和诠释。林博士说,她最痴迷的是西汉那尊白玉雕“羽人骑天马”,这尊小巧精美的玉雕,令人从内心迸发出超凡脱俗升华到天国的热火。

  日有所思,夜有所梦,有一个夜晚,林璎梦见一匹长着羽翼的奔马,于是飞身跃上,谁知奔马腾空而起,直奔苍穹,吓得林璎在梦中大呼“马,马!”弄得她的德国丈夫以为他的中国妻子想家,在呼喊“妈妈”呢。

  林璎锲而不舍的精神,终于感动了她那袖手旁观的德国丈夫,席尔博士也主动到德国的书店和图书馆帮她购买和查阅有关马的资料,有一天晚上,他们从德国法兰克福国际书展赶回比利时,路上遇到一位酒后驾车的莽汉,他们崭新的“奔驰280”被撞毁,是车内的安全气囊救了夫妇俩,从此以后,林博士出门只坐火车。林璎的丈夫说,等你的《天马》问世以后,咱就骑你那“天马”,弄得他们一对当时还不怎么懂事的儿女真以为有什么天马,争相嚷嚷着也要骑天马。

  林璎的丈夫跑遍了德国数十个图书馆,也就只查到一本有关描写东方马文化的书,但讲述的却是土耳其的马。林璎对此并没有气馁,而是从他丈夫和儿女那里得到了力量和鼓舞,她发誓一定要写出一本令她丈夫也感到佩服的书来。

  2001年7月13日,中国申奥成功,全世界的爱国华侨一片沸腾,此时林博士的《天马》已经脱稿,并正在翻拍大量的照片和考古材料,林博士说,新世纪的第一个马年转眼就要到了,我希望快马加鞭,早日把书稿完成,以赶上明年的法兰克福国际图书展,同时争取让《天马》一书作为中国文化和体育单位马年赠送国际友人的礼物。

  《天马》终于在中国马年到来的时候面世了,林璎的德国丈夫席尔博士手不释卷,他摘下银丝边眼镜翻了又翻,那天他在与前来登门造访的魏教授聊天时问:“这本书300多张有关马文化的精美画页林璎是从哪里收集到的?”头发雪白的魏教授习惯性地叼着牙签头也不抬地说:“我只对其中的文字感兴趣。”趴在地上的7岁的儿子劳伦斯和9岁的女儿朱丽娅在一旁看着天书一般的《天马》,用并不流利的普通话问:"妈妈,妈妈,我们什么时候才能看得懂呀?

上篇文章: 收到男生一封信
下篇文章:安步当车